• 北京市海淀区双榆
    树西里36号南楼
  • 010-82872688
  • fupin@fupin.org.cn

机构资讯

首页 / 机构新闻

机构新闻

公益宝贝 ∣ 教书育人,育人比教书更重要!

      中国扶贫基金会美好学校合作伙伴北京为华而教公益发展中心2017年在公益宝贝的支持下发起“助力乡村学校素质教育”项目,项目主要为具有农村教育使命感、积极进取的教育人才,在他们初任教师阶段提供交流学习平台和机会,帮助其更好地胜任农村教育工作,同时为项目老师提供教育教学物资、项目基金等,助力老师开展素质教育活动,改善乡村学生的教育环境。通过“助力乡村学校素质教育”项目,我们见证了浏阳市社港镇社港初级中学县杨艺柳老师的成长之路。


      每个孩子都需要找到自己的归属感, 而我们常说的“问题孩子”往往在这方面是缺乏的。班上的部分孩子常常是老师眼中的“问题孩子”,但在和他们的日常点滴中,我看到了他们在调皮、荒诞、叛逆的行为下面,藏着试探、逞强、自我保护的心理。

我希望自己能够引导他们 每一个人能自信、坦然地面对生活。我也能始终不忘教育初心 :“教书育人,育人比教书更重要。

—— 杨艺柳


沟通变得更加亲近


      班上的小明(化名)同学在上课铃声响后,站在我办公室门口仍然不肯进教室。我说:“铃声响了,为什么还站在这儿,是不是有心事,能和我说说吗?”像这样的提问经常会在我和小明之间发生,但往往对话都是以沉默结束。

      小明(化名)在班里很少与同学嬉戏玩闹,经常一个人独来独往,每次上学放学也都是一个人,这样的性格让小明(化名)在学习和生活中常常会遇到困难。

      这次,我也像往常一样做好了在外面陪他一节课的准备。看着他沉默着,当我正准备带他找个地方休息的时候,我隐约听到了一声“嗯~”,声音微弱且快速,当时我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但又害怕自己继续确认得到不同的答案,连忙调整自己的站位,弯下腰又小心翼翼地问了一遍。

      “是发生了什么事让你觉得不开心了呢?”又是一阵沉默,但这次我听到他带着哭腔却又清晰的声音,了解到小明(化名)是因为和班级学生闹了矛盾,才不愿意进教室。一番询问之后,我了解了事情的原委,还是像往常一样耐心地疏导小明(化名),也不知道小明(化名)有没有听进去。

      令我意外的是,这次小明(化名)做出了和往常不一样的反应,当我再次像以前那样尝试着问他:“那我们再在外面想一想老师说的话,冷静一会儿,好吗?这次你想冷静30秒还是1分钟?”的时候,小明(化名)竟然很快做出了选择:他自己走进了教室!


      从原来一下午坐在那儿不说话,拒绝沟通,到一问一答,开心结束对话解决问题。小明(化名)的转变让我更加肯定与学生之间开展沟通与互动活动的重要性。或许是在意识到小明的问题之后,在平日里加强了对他的沟通,增加与他的日常聊天次数,又或者是长期通过倾听的方式,不断对小明(化名)的勉励下,他也开始了主动的自我突破。


学习态度变得自主


      课间查看班级学生的日常反思记录本的时候,开始看到的是比较形式的数字记载,或者是为了完成我的要求的敷衍记录。这次,当我翻开小鹏(化名)的本子,我看到她认认真真地记载了每一节的表现,并且在下面附上了50字左右的日常总结,“这节数学课好难,有点开小差,下节课要注意啦!”“没有开小差,一直跟着老师,好像感觉数学也不是很难嘛!”“今天的内容好简单,好像感觉学起来还蛮好玩的。”“学习好像还挺有趣的”……一页页翻过去,看到这样的话语工整地书写在上面,用这样自我反思的方式去规范自身的行为,从而感受到学习的乐趣,远比说教要有效得多。

      杨老师在自己的工作中尝试了很多方法和形式来服务课程内容,比如主题班会、展示墙、定制奖状、游戏设计等。充分利用反思记录本的价值,不仅作为学生反思的工具以及培养反思习惯的方法,也是老师和学生沟通的一种方式。随着项目的深入开展,反思记录本的价值也逐渐体现出来。

      在系列活动中,大部分学生特别是对于很多留守儿童的心理健康发展来说也变得开朗和自信,师生之间的沟通能够更为主动 ;在日常的反思中,逐步发现学习也是一件快乐的事,记录自己每节课的行为与态度,也在这个过程中感受到学习的快乐。



自我认同感增强


      在班级管理中,班级调皮的学生一直是非常令人头疼的事情,小玲(化名)一直是班级的“课堂氛围营造者”,各个科任老师对他也是意见颇多,在和他利用教师效能训练课程学到的无输家沟通“第三法” 进行约定后,我们之间的沟通开始变得频繁。为了改善小玲(化名)的不良习惯,我在班级里公开宣布给予他班级纪律委员这个职务。

      起初并没有奢望小玲(化名)能够帮助我管理班级,只是期望他能够想起自己的身份去约束自己在课堂上的行为。在班会课上郑重地颁给他聘书。从同学口中了解到,小玲(化名)到现在都是小心翼翼地夹在文件袋里,每天背着上下学,问过各科任科老师后,都反映说那段时间课堂上真的少了许多他扰乱课堂的身影。特别是到后来,他在自我约束的基础上还能帮助我维持班上的纪律。每次见到小玲(化名)我都会鼓励说“相信你可以的!”,当我看到小玲(化名)真的开始朝着这个方向发展的时候,并且和我说“杨老师,我会加油的”的时候,我便更加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