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市海淀区双榆
    树西里36号南楼
  • 010-82872688
  • fupin@fupin.org.cn

机构资讯

首页 / 机构新闻

机构新闻

童伴妈妈丨母亲节这天,她正式与母亲和解

       节日过后的茶山村,年轻人又一拨拨地离开,这些离乡的人像是来村里住了几天农家乐,来去匆匆。故乡对于他们,变得比他乡更陌生;而对于留下来的孩子们,父母也是陌生的存在。

       童伴妈妈夏小青陪着文静跟父母道别,她的爸爸妈妈要返回广州的工厂,再见面应该是春节——如果今年能回来的话。

       跟之前不同,文静没有躲在奶奶身后偷瞄离开的父母,而是豪气地挥挥手喊道:“爸爸妈妈再见”。文静妈妈笑中带泪,不停亲着女儿的额头、脸颊,亲的文静咯咯地笑,阳光穿过发丝,落在母女的脸上,晕开一层金色,夏小青恍惚了,她觉得当年那个小小的自己,逐渐投映在眼前这个孩子身上,慢慢重合……


失衡

       如果夏小青的童年是一首歌,孤独就是唯一的旋律。“印象中好像没有跟妈妈撒过娇。”夏小青遗憾地说到。

       “小时候他们俩只有春节才回来,回来了也是一直吵架,不给我带礼物,也不怎么跟我说话,吵了几天又一起离开,每年都这样,慢慢的我也就习惯了。”

       父亲两次生意失败让本就勉强维持生存的家庭更加度日艰难,面对失意消沉的父亲和一家人的生计,母亲不得不扛起生活的重担,“家庭支柱”的身份,压地她喘不过气,至于夏小青,她实在没有更多的精力去关注。

       年幼的夏小青无法理解母亲身上的枷锁,她只是觉得自己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被父母抛弃了,是个没人在乎的孩子。“他们俩一吵架就要离婚,别的小孩子都怕父母离婚,我无所谓,离就离在被忽视的痛苦愤恨之下,她变得敏感又偏激,隐隐带着报复的快感。

       “我特别不合群,总是一个人坐在大门口看其他的孩子打打闹闹。有一次,邻居小女孩穿了一件新的白衬衣跑来找我,说是她妈妈在城里买的。我就突然被惹怒了,狠命地撕那件衣服,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硬生生把白衬衣撕开几个大口子。”

 

贴近

      中考,平时成绩很好的夏小青发挥失常,没有考上理想的高中,一贯的倔强让她不想跟父母示弱,“大不了不读高中了,跟着你学裁缝,早点开始挣钱。”

      母亲却一反常态,没有一句责怪,用满是老茧的手摸了摸夏小青的头,坚定地说:“这次没考好再复读一年,或者读一所其他高中,做裁缝太苦了,妈妈就是借钱也要让你好好读书,将来才能有好工作,不用再吃苦”。


▲ 夏小青与妈妈 

      那一刻夏小青好像明白了一些:妈妈不是不在乎自己,她一直辛苦的意义,在于给孩子谋求更好的选择。

 

理解

      前年新冠疫情爆发,本来在镇上的夏小青带着家人回村待了几个月,也许真有上天的安排,恰巧那时中国扶贫基金会的“童伴妈妈”项目在当地招募童伴妈妈,夏小青积极申请加入,尤其是项目愿景里那句“拉近心与心的距离”,让她觉得自己就应该是一名童伴妈妈,冥冥中注定,夏小青成为了湖北省大冶市保安镇茶山村的童伴妈妈。

 

▲ 湖北省大冶市保安镇茶山村的童伴之家,夏小青妈妈带着孩子们活动。

      在茶山村童伴之家,夏小青第一次见到文静,一个7岁的孩子体重只有30多斤,小小的一团缩在角落里,盯着屋里的玩具,不敢动,不敢说。

      “我太清楚那种感觉了,也知道孩子们最想要什么。小时候如果有童伴妈妈陪着我,哪怕只有关爱的眼神和善意的微笑,我都觉得风是暖的,世界是明亮的。”

      夏小青拉起文静的手,温柔地说:“你想玩哪个啊?告诉夏妈妈,咱俩一起玩”。

      小孩子是最真实,也是最聪明的,他能感受到你爱他的那种磁场。夏小青心疼文静,经常用朋友的口吻跟她聊一些小朋友喜欢的话题。文静也变成了一个小“话痨”,跟夏小青分享各种各样的小秘密,就是不提自己的妈妈。

      夏小青知道,每个人内心都有不愿被提及的痛苦,亲情的疏离和误解,对孩子的心灵创伤是巨大的,甚至要用一生来疗愈。她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打开了文静的心结。渐渐地,文静变得活泼开朗,还做起了玩具管理员,跟其他孩子疯打疯闹,再也不“文静”了。

 

▲ 夏小青和文静、文静奶奶合照。

      靓靓也是一个让人心疼的孩子,靓靓爸爸驼背90度,几乎没有劳动能力;妈妈身体不好,只能靠打零工赚钱;年迈的奶奶在村里种了很多菜,从早忙到晚,维持一家人的生计,生存的艰难让靓靓一直处于“散养”状态。